參觀過雷諾麗特沃爾姆斯總部廠房的人肯定想象不到,這個公司是從皮革生產發展起來的。凡是人們所能看到的合成膜,雷諾麗特都能生產出來。工人在大圓木桶中混合原材料并加熱,然后將他們放在軋輥上擠壓、拉伸,最后再將它們卷成大卷。雷諾麗特為工業和表面裝飾生產合成膜,這些膜可以廣泛運用到多個領域:辦公設備、客廳和臥室家具、窗子框架、密封裝置、包裝產品和醫用產品以及用于警車的不干膠標簽等等。

雷諾麗特可以再次為自己的成就而高興-德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今年48歲的雷諾麗特懂事會主席米夏埃爾·昆杰爾欣慰地說:“我們很好地擺脫了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現在我們可以為我們所取得的成就而感到高興。” 然而不久前形勢卻并非如此樂觀。單在2009年銷售總額就由于總體經濟形勢下滑而減少了30%;2011年企業還在不斷地努力擺脫金融危機所造成的影響。昆杰爾高興地說:“然而在今年我們的銷售額有了小幅度地上升。” 金融危機之前,雷諾麗特經歷過大幅度的增長:2006年當沃爾姆斯人接管并經營比利時公司Solvay的膜的生產時,銷售額和就業人數幾乎都增長了一倍。

家族企業

這個公司歸家族所有,是一個真正的生產膜的大型家族企業。除了雷諾麗特以外他們在弗蘭肯塔爾還有一個姊妹公司RKW,其銷售額達8億3千萬歐元,銷售量接近位于沃爾姆斯的雷諾麗特,同時它還引領了運用于衛生領域的膜和適用于包裝材料上的膜的市場發展。這個家族為位于沃爾姆斯的雷諾麗特投入了很資金,在過去的十年里,投入的資金總額達到了1億歐元。

雷諾麗特是一個有名的大公司,然而是土生土長的中小型企業。昆杰爾當然擁護他們在德國本土的公司總部,因為總體上說公司還是一如既往地有活力和魅力。但是還是有一點讓他不滿:電費不斷上漲;他說:“2008年我們的電費上漲了三分之一”。在此期間電費累計達到2千萬歐元,比所有能源費用的一半還有要多,而且電費還呈上升趨勢。董事會主席感到氣憤,認為現在所謂的把企業從繁重的可持續發展能源稅收中解放出來的政策是可笑的。不少公司都會認為這項“優惠政策”是不合理的,而且這也不能促使達到節約的目的,而是導致更多的能源消耗。雷諾麗特已經采取了節約能源的措施,但這并不足以解決問題。德國電費不斷上漲是一個“危險的信號”,這具體意味著什么?雷諾麗特的領導人保持謹慎的態度:“今后在投資方面我們要特別注意,要周到考慮綜合的因素。” 現在每年有50%的資金用于支持德國本土公司的發展。昆杰爾就顧客對德國費用的發展趨勢的反應作出表態:“費用的份額是穩定的——不過這也會發生變化。”例如在由合成材料制成的窗子方面:生產商在東歐大規模生產,雷諾麗特作為膜是供應商應當隨之而變化。

雷諾麗特起步于萊茵蘭法爾次的一個小鄉鎮——基恩

雷諾麗特銷售額達9億歐元,是工業和表面裝飾業市場的領先生產商。雷諾麗特在全球20多個國家中建立了30多個辦事處,工作員工達4500人,其中沃爾姆斯總部有近900工作人員,弗蘭肯塔爾分公司有335名工作人員,此分公司原來是一家地面鋪層生產商——Tarkett。

雷諾麗特從基恩起步,那里有另一家成功的合成材料生產商——Simona AG,它也是從皮革工業發展起來的。 詹姆斯·米勒也來自基恩,他所經營的皮革工廠在世界上享有很好的名譽。

憑借對合成材料產品發展機遇的正確判斷和靠近路德維希港化工巨頭BASF的地理優勢,詹姆斯·米勒于1946年在沃爾姆斯建立了雷諾麗特公司,當時只有7員工。米勒還在那里建立了萊茵蘭合成材料工廠, 也就是現在的RKW公司,之后這個公司搬遷到了弗蘭肯塔爾。

編纂人:拉爾夫·海登里希